全球化资本游戏的中国杠杆

时间:2014-05-05 11:25 栏目:未分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333 次

作者:潇然    来源:投资有道12年7月刊

  全球化资本游戏的中国杠杆

--在欧美企业参与利基企业资本运作(三)

上期专栏提到的“集团化利基企业成长”的含义,可被形象地简述为“德国中小制造+美国全球化、金融与市场杠杆平台”。而在这场跨国公司的全球化资本游戏中,中国占有举足轻重的特殊地位。

上期专栏说到美国ATU(实用动力)的CEO和笔者一同拜访投资公司女性董事总经理,她对ATU在4年间减少公司债务,并将业绩提升400%的故事赞叹不已。

这就是资本运作的力量。通过资本运作这个金融杠杆,可以让公司现有的价值翻倍。就好像一个只有常规经营的企业能给股东创造的价值是“1”,成功资本运作的目的和效果就是在这个“1”后边加“0”,更好的可以加两个零。

这些资本游戏早前国内企业没有人玩,几千万个企业家只知道辛辛苦苦地陪员工加班,他们的“资本运作”最多只是把本该专注制造的资金移出去买地盖厂房!

国内没有人玩,客观上与环境导向有关,主观上则是由于不会玩。为此,笔者总结了自己在欧美企业参与利基企业资本运作的经历,将其中的精髓提炼归纳为“集团化利基企业成长”理论。这种成长不只是机会性和交易性的,而是兼有利基企业的5P特征Positioning,Professional, Precise,Profitable,Persistent(定位、专业、精密、盈利、持久),以及大型企业的规模与协同效应。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笔者所论也是“利基化”的金融支持实业发展的资本运作概念,与近几年来国内蜂拥而上的Pre-IPO股权私募之类的“资本运作”风马牛不相及。

全球化资本游戏的中国杠杆

  中国处在发展加速期

“集团化利基企业成长”的含义可以被形象地简述为“德国中小制造+美国全球化、金融与市场杠杆平台”。在德国奔驰、宝马和西门子背后,有数十万个“隐形冠军”。而在这场跨国公司的全球化资本游戏中,中国占有举足轻重的特殊地位。

这种特殊的重要性并非笔者从简单的爱国主义情结出发草率得出,读者只要认真看看我们当时对华尔街的投资公司女董事所做的ATU中国战略及地位陈述中,便可见一斑。

“中国是ATU集团发展的加速器。中国已经连续20多年高速成长。如果把中国看做是一个单体的开发公司,则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司。历史上没有一个这么大的公司以如此高速、长年连续成长,所有具有生意头脑的人都应该和她做生意。ATU也是这样。

中国人尝到了开放和发展的甜头,但目前发达地区和贫困地区、有钱人和穷人同时存在,这本身就是发展动力。中国还有7亿农民向往城市,中国还会高速发展二三十年。

西方市场竞争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成功存活下来的竞争企业之间已经形成一定的平衡。但中国是一个最大的新兴市场。谁要是更早成功地借助中国的市场和制造能力,将可以打破大企业之间在全球市场上的平衡,使竞争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ATU的很多产品在西方看来是传统机电产品,不过对于中国目前的发展阶段,这些正是最需要的。在ATU并购的企业中,很多规模只有几千万美元。因为规模和服务半径的原因,他们的产品很多没有卖到中国。让他们自己建立中国销售渠道是不现实的,比如,他们的条件难以找到‘很贵的’跨国人才。但集团公司为兄弟公司准备了中国销售体系,可以让被收购企业共享,在中国扩大销售规模。

同样道理,中国的人力密集型制造比欧美具有综合的比较优势。表面上中国比较落后,每个人做事的效率只有美国人的1/10,但其成本只是美国人的1/20。所以,向中国投资一块钱的投资回报高于欧美。

丹纳赫是什么?

不过单个的欧美小企业无法得到这种优势,因为他们没有力量到中国开发合格供应商、采购优质的零部件。ATU在中国建立了庞大的采购团队,并且投资建设了国际标准的检测中心,保证集团内兄弟公司在中国采购的质量。同时把大量零部件转移到中国去加工,这是我们精益生产战略的一部分。

这样,中国杠杆便帮助这些并购过来的企业获得了更多的竞争优势,在销售、零部件成本、低端制造管理费、所得税政策、税务筹划、现金流和净利润等各环节的回报,都是原有企业在欧美当地营运中无法获得的跨国运作的比较优势,都会叠加创造更大的EBITDA(利息、税、折旧、摊销前的利润,主要反映现代企业最看重的现金收入),增加公司市值,为公司股东创造更多的回报。”

站在跨国公司和华尔街“勾结”的制高点往“天下”看,中?有这么大的优势,手里拿着几千亿外汇储备,怎么就没有人想到这么赚钱?

这似乎也不难理解:在150年前,当年轻的J.P.摩根利用美国南北战争的背景,在远隔重洋的伦敦与纽约之间“投机倒把”黄金时,在100多年前,摩根一边帮助两任美国总统“拯救”美国财政,一边在100家大企业中安置了300多个董事时,中国还处于农业文明时代。

即使现在,在我们很多习惯于机会经营和关系经营的“工业社会”的企业家嘲笑西方人不懂中国时,西方的“后工业社会”的实业资本家却在金融资本家的支持下,把中国纳入他们的跨国产业链条,在他们的国家已经进入“后工业时代”赚足了“比较利益”,继续享受“高收入国家”的优越。

投资公司办公室里的谈话还在继续,CEO和女董事又把话题转向了宏观战略。“我们就是想成为一个”小丹纳赫“。CEO说。原来ATU有学习榜样的,他们的模式来自丹纳赫!丹纳赫又是哪个?

潇然

  潇然(RAYMONDSHAW)

美籍华人,零记资本管理创始人,利基市场股权投资及精益企业管理理论的提出和实践者,法国马赛商学院MBA导师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读者排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