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资本多元化海外布局或将提速 理性投资是关键

时间:2016-12-22 15:06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5,002 次

11月2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985,这已是本月内第十二连跌,同时也是八年来的新低。与此同时,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的即期汇率交易曾跌至6.8992,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逼近6.90关口,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在6.89附近徘徊。相关分析人士指出,在美联储升息窗口渐进、美元近期持续走强的影响下,未来人民币贬值压力仍然较大,短期内海外资产配置价值将得到提升,某种程度上将刺激中国资本的“出海”速度。

另外,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个季度,中国海外并购交易量和交易值分别增长了35%和165%。专业人士认为,这表明中国资本全球化的时代刚刚开始,中国资本走出去的势头还将继续,中国资本“出海”目前处于资本走出去、产业要素带进来的多元化布局阶段,未来将朝着资本和产业要素均走出去的方向演化,中国资本的全球化将带来多层次的市场机会。加之今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黑天鹅”事件的出现,中国资本的稳定性和避险效应将逐渐受到重视,中国资本多元化海外布局或将打开一定的机遇窗口。

引入海外先进产业要素 助推国内产业结构转型

随着“十三五”规划和供给侧改革的逐步推行,我国产业结构在资本的助力下已经开始走入调整轨道。在此背景下,企业对“走出去”有关的金融需求明显上升,而我国金融海外布局及对外开放的不足,难以满足企业这一不断上升的跨境金融需求,加快金融业海外布局适逢其时。近日,不少省份出台了基于金融支撑的产业调整规划,其中“全新产业要素组合方式”和“市场化产业要素引入”成为其中的关键。如今年10月,浙江股权交易中心和杭州浙欧科技创新研究院一并引入了8个巴黎的项目,并在杭州进行路演。据透露,后续这些项目将根据浙江当地资本的青睐程度,在浙江省成立合资公司并服务当地相关产业集群。与此同时,由于浙江资本与海外资产的接触越来越频繁,国际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也将把完整的业务线放到杭州,以求满足浙江当地企业的并购和上市的财务、审计需求。

专业人士指出,海外先进产业要素的引入,将资本与先进的管理理念和项目经验相结合,不仅能够促进国内企业的产业结构升级,而且将直接带来国外崭新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方式,丰富国内产业生态。更重要的是,海外先进产业要素被资本引入中国本土的同时,将直接带来技术和资源,促进相关产业链和资源要素的整合,同时,海外先进要素、资本和政府机构之间可以形成了正向叠加效应,反过来也有助于促进资本多元化海外布局的步伐。

资本提前卡位海外市场 理性投资仍是关键所在

相较海外先进产业要素的引入,中国资本在海外市场上的表现在近些年越来越呈现出投资避险、市场卡位、竞争考量等直接利益因素驱动的形态。中国企业跨境并购数量和规模增长迅速,但跨境并购的完成率仍然较低,整合效果也有待提高。随着宏观经济环境的不断变化,对中国企业跨境并购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针对中国企业进行跨境并购可能遭遇的问题以及如何应对挑战并提升并购能力,通江投资集团相关人士表示,近年来受人民币贬值、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影响,针对国内真正优质资产的竞争非常激烈。面对中国资产荒,而欧美资本市场相对成熟的现状,很多中国企业有想要“走出去”的冲动,但其中不排除有部分跟风行为。中国企业想要走出去,是想在过程中套现还是在进展当众寻找估值差异?企业家首先要清晰自己的核心诉求在哪里。

针对资本出海较为火热的房地产领域,面对国外相关政策、市场变化,部分资本已经先期而动,提前进行市场调研,寻找“卡位点”。通江投资集团认为,地产类项目跨境并购交易常见的情况有三类,一类是以险资为代表的投资主体,他们有非常明确的诉求,就是稳定的投资回报。在整个交易结构里,注重的是拥有大股权、保留原有团队、资产优质性及现金流稳定性。第二类是以企业主体走出去的,他们不要大股权,而是通过一系列运作,将海外资产作为国内资产战略的重要协同,这类企业也明白自己的真正诉求。此外,还有一类情况是产业类并购,因为国内资产价格太高而“走出去”,因此就可能存在很大盲目性。而国外资产与国内相对应产业是否能实现适配,在文化、法律、审计等多方面的差异,以及是要人才还是要技术等都是需要作出清晰判定的。但就地产并购项目而言,通江投资集团认为重点应集中在项目所在区域的市场稳定性以及针对不同区域的差异性市场类别及判定标准。在中国资本对海外房地产充满热情的市场机遇下,集团公司成员企业已在澳洲、美国等地提前完成市场卡位,获得先发优势。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跨境并购中,中国企业在国外的确会遇到诸多难题,中国境内也存在不少门槛。围绕跨境并购的境内难点所在及解决办法,通江投资集团相关人士也表示,不管是产业并购还是地产并购,难点都有三点。首先是规则难点,规则难点在于境内境外的会计准则、交易准则及地方法律法规的差异。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真正找到熟知当地交易规则和各种法律法规的专业化团队来进行相应的配套合作。其次是国内交易市场配套不成熟,比如上市公司的并购,就会涉及到许多问题,像交易所的审核、国内主体需到商务部审批等,而且这些审批都是相当繁琐。最后一点是金融市场的不支持,配套融资的难度大,而境外银行此类配套体系非常完善,不管是用相应的多元金融工具,还是用其他债券融资工具也好,都能迅速达成这笔交易。同时,这些难点并非是企业的问题,而是整个市场的问题,市场本身存在很大优化空间。

当前,我国经济进入发展新常态,产能和资本面临双过剩的格局。伴随着国家大力推行的“一带一路”和企业“走出去”等国家战略顺利实施,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规模快速扩大,我国正进入净资本输出的新时代。中国资本多元化海外布局在产业资源引入、资本再度出海等方向上呈现着鲜明的格局,未来资本将加强和产业的联动,实现抱团出海,并在“金融+实业”的支撑下开启更广阔的市场空间。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