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到海外资产配置时 我们在谈些什么

时间:2017-08-23 16:04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142 次

在第五届全国财富管理论坛暨金融创新峰会上,张岫就“海外资产配置”发表了讲话。他认为收益和风险并不是配置海外资产时关注的第一位。在做海外资产配置时,当考虑这类资产是否值得配置的时候,要关注其风险收益的属性,以及其和其他资产类别的相当关系。

会上,诺亚财富研究与发展中心的张岫就“海外资产配置的一些研究和观点”这一主题发表了讲话。

资产配置到底有多重要?

从美国的历史来看,“资产配置”这个概念在上世纪70年代正式得到普及。而当时正是美国经济滞胀的阶段。因此,张岫表示:“资产配置的真正产生是有一定道理的。当某一天我们觉得某个资产不
能实现长期收益时,就会出现分散投资的概念。”例如巴菲特那样的投资者,能看清楚未来的股票及债券走势,那么并不需要做资产配置。而作为普通投资者,则应该投注更多关注在资产配置上。美国曾有一个观点指出,投资者的资产的一种组合的收益,其中90%是由资产配置造成的。这一观点曾被大量引用,甚至包括美国最大型的金融研究机构。但这一观点的引用是错误的。

其原意是指资产组合的区间与区间之间的波动的波动的90%是由投资者的资产配置决定的。后来有人提出,资产配置的研究对投资者的的收益究竟有多大影响呢?有一个阶段的说法是100%,但这指的是长期的一个平均的过程。而目前另一个更有定论性涵义的观点表示,大体上看,投资者的资产配置在风险资产内长期的大部分的收益还是决定于目前资产的总体表现。而剩下的可以大概拆分为两点,分别是资产配置和主动管理,两者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

张岫表示,每年,海外大类资产都有不同波动,这一波动在年度之间的表现也是非常明显。简单的一句话说就是“风水轮流转”,不会有资产一直处于顶端也不会有资产一直处于底部。这也是资产配置的最大意义之一:因为不能准确地知道哪一类资产的表现最好,所以在不同资产之间尽量做到分散配置。

今年以来的大类资产的表现,除了最近较为强势的美国的股票之外,大宗商品,包括新兴市场的债券,今年的整体表现也是不错的,张岫强调道:“最近这半年多以来,大宗商品见底回升以后,对整个全球的市场的这个风险偏好的回暖有较大的一个帮助。例如最近特朗普的当选,美国市场并没有像原先预料的那样一塌糊涂,而是在迷失方向以后迅速开始了一波新的强劲的股市上涨。其背后的原因简单来说,就是大家认为会实行一个积极的财政政策,通胀预期会上来。而大宗商品在支撑通胀预期中持有很大一个作用。

海外投资更应关注广度、深度和自由度

当我们谈及海外资产配置的时候,最应该关注的什么?

张岫指出,收益和风险并不是配置海外资产是关注的第一位。例如一些海外投资者,在投资中国时,首先关注的是资金能否进入,能否退出,是否有足够的市场厚度。国内投资者在投资海外市场时也是一样,要先关注其广度、深度和自由度。广度指的是其产品种类是否丰富;深度指的是其市值是否够大,流动性是否够强;自由度则指的是这一产品受的制度性的冲击,但这类情况在海外相对较少。

此外,张岫强调,在做海外资产配置时,当考虑这类资产是否值得配置的时候,要关注其风险收益的属性,以及其和其他资产类别的相当关系。张岫认为,A股市场对国外的投资者是有价值的,反过来亦是如此,国外资产对于A股投资者也是有配置价值的。

如何从机构投资者的实践看海外资产配置

对于海外一些机构的资产配置方式,张岫认为,大体上看,较为成熟的有三代。

第一代是较为典型的60/40的资产配置,第二代就是包括以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为首的捐赠基金模型,以及还有以桥水为代表的风险平价的基金模型,第三代则是最近出现的一些较为流行的多因子投资的模型。为使投资者更直观地了解海外机构的资产配置,张岫指出,世界上最大的三家海外基金的配置比例都可以用数字5、6、7来代表。其中5指的是日本,日本的投资者在进行资产配置时,债券和股票比例为50/50,并且股票和债券在国内外的资产比例也是50/50。 6指的是挪威,其资产配置比例较为传统,为60/40。7 指的则是加拿大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理事会(CPPIB),其资产配置比例十分接近70/30。因为除了大量股票外,还配置了PE等的私募股权类的产品,所以总体上其配置更为激进。当谈及国内养老金的入市时,张岫认为这是必然的,而且不仅要入A股市场,而且从长期来看必然要投资到海外。

此外,关于捐赠基金的模型,张岫认为其特点是流动性差,但长期来讲其收益跟其他资产类别相关性较低。

资产配置各不相同 按需制宜是关键

美国家庭是如何配置资产的呢?张岫指出,从人均上看,美国居民的资产配置中约30%不到是房地产,约30%多是债,此外还有20%~30%的股权,以及其他资产。这是一种相对平衡的资产配置。

而对于国内居民的资产配置状况,虽然没有确切数据,但可以了解到的是房产地产投资在资产投资中占据的比例可达到60%~70%。此外,美国的一些大佬在资产配置上也各有见解。例如巴菲特曾公开表示,如果要立一个遗嘱的话,其给家庭配置的资产中90%为标普500指数ETF,10%为短期国债。耶伦夫妇的资产配置相对来说较为保守,为50%债券,40%ETF,5-10%现金。而并购大佬卡尔 伊坎则比较偏重另类投资,其配置的资产中70%为另类投资,20%为股票。但是,张岫指出,这些投资者都是较为特殊的人群,在其所从事的行业中占据顶端位置。

而作为一般的投资者,不一定能达到那样的投资回报。因此,依据自身要求合理制定资产配置计划尤为重要。

个人投资者更应关注动态的资产配置平衡

个人的资产配置和机构有一个本质的不同,就是没有机构那样成熟的模型。张岫表示,当机构给给客户考虑资产配置时,无论是高净值人群还是一般人群,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型。而目前市场上的一些智能投顾公司,会在其网站上给出风险测评,然后根据投资者自己的各类资产的长期风险收益和风险的一个预期的相关系数,来为投资者提供相关资产配置建议。但是,即便是用完全一致的风险偏好去参加这类测评,各个机构给出额资产配置建议也是不一样的。

张岫认为,其实跟机构相比,个人的可投资性相对较低,因此在做风险测评时出现的偏颇也是在所难免。

对于个人所做的资产配置的建议,张岫表示,动态的资产配置平衡是非常重要的,其中重要的一点是要选择优秀的管理人员去管理资产。

那对于白领这类人群,是否有必要去做海外资产配置呢?张岫表示不能妄下断论。随着目前互联网金融的不断发展,更多的智能投顾涌现,可以为这类人群带来更多低价高质的资产配置。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