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治东:PE里的辩证法

时间:2014-04-14 10:49 栏目:封面故事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1,405 次

作者:李钢    来源:投资有道

11年前,因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阴差阳错的进入了这个当时还不为国人所知的PE行业;11年后,他的团队所投资的华锐风电,已成为中国最大的风电设备企业,行业排名中国第一、全球第三,且有望在今年走向资本市场,品牌效应下,他和他所领导的团队,已成为国内本土PE的领军人物,他,就是阚治东。

尽管已经57岁,但一旦提及这个几乎投入全部精力和感情的行业,他的表现和年轻人并无区别,思路敏捷,话题跳跃,而在被问及接触这个行业11年的最大感受时,“挺有意思”的答案,出乎预料。

奥锐万嘉创投董事长兼总裁 阚治东

找钱的时代

之所以说“挺有意思”,是因为“可以天天听故事,且其中不乏精彩的故事;在听故事的同时,自己也长了见识。”

但如果把镜头拉回到1999年,老阚的回答,或许不会是这样。

在刚刚受命出任深创投总经理一职时,一间办公室和一辆破吉普,成为最初的全部办公基础。但相比于运营资金的窘迫,简陋的办公条件可以忽略不计。

不同于现在的民众对PE行业的认可和按捺不住的热情,即便是在当时得风气之先的深圳,也并无多少人有初步的认知。

“化缘”,成为深创投找钱的唯一手段,但按照名单拜访了一圈的结果是,一分钱也没拿到。

无奈之下,阚治东只好再次回头向当时的深圳副市长庄心一求助。专门协调会议+行政命令双重手段下,深创投才拿到了运营所需要的启动资金,也正是基于此,深创投被称为最大的“官办”创投公司。

2005年,阚治东下定决心,跳出体制,开始自己体制外的创业。在选定进军PE行业后,资金问题,成为初期阶段的最大困扰。即便有了来自老朋友尉文渊找来的第一笔3000万元资金,但对于PE行业而言,这点钱显然不够,如果要发展壮大,必须有更多的钱。

时至今日,老阚仍然清楚的记得,当年在石家庄的一间小会议室中,和10余位民营企业家关于资金的艰难沟通。

诸如“凭什么你每年白拿钱,要是基金不赚钱怎么办”、“你拿钱跑了怎么办”、“你有好项目投,会不会不给我们?”之类的发问,被一一抛出,而被围在中间的他,必须就创投基金的一些基本概念和习惯做法反复解释:为什么要收取管理费、什么是有限合伙制,且要面带笑容,尽管他刚刚搭乘早班飞机从上海飞到这里,精力早已大大透支。

在那一刻,他对于PE行业的感受,绝非是“有意思”,而是“忙和累”。但随着PE行业越来越被人所了解,随着“东方系”项目的大获成功,资金已不再成为困惑。

2007年,奥锐万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在上海成立,沈阳明华企业集团、、维维集团等民营企业加入其中,公司注册资本金为4.1亿元,阚治东任董事长兼总裁。

今年年初,阚治东又和安徽的皖能电力等机构合作成立一家创投公司,注册资金为3亿元。其运营模式也出现创新,作为投资团队,阚治东不再成立管理公司,而是约定可以拿15%的投资收益作为奖励。

从GP(普通合伙人、担任管理人角色),到既是GP又是LP(有限合伙人,仅出资,一般不参与具体的投资和管理),再到既不是GP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LP,仅按比例抽取投资收益,11年来,阚治东的身份角色不断转变,背后折射的,是整个行业的沧桑变幻。

找项目的体会

老阚把投资项目比为“花钱买东西”,但在他看来,如何花到实处,如何买到性价比最好的东西,并不容易,尽管看似简单。“因为,花钱的目的,在于挣到更多的钱。”

尽管,对曾经让自己深受创伤的体制有些许微言,但他承认,国有体系具有其他体系难以比拟的好处。虽然决策慢、程序复杂,但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会坚持。

华锐风电就是极好的例子。虽然华锐风电董事长一再揶揄他说,当初怎么让你投进来了。但即使在其遭遇牢狱之灾的信任危机时,对方也从未逼迫他退出。

20多年体制内的经历,已经在他身上打下深深的烙印,当初熟知的政治学习、组织生活,尽管在最近几年中,已经离他远去,却仍让他颇有受益,比如,他会以哲学的眼光来分析行业、分析项目。

抓大放小。出了名的阚治东,经常会被项目找上门,从养殖业的老母鸡,到美容业的化妆品。但对于这些项目,老阚非常谨慎,尽管看上去这些项目的盈利模式还不错。老阚的目光,紧盯国家政策大力扶持的项目,比如设备制造。因为符合产业导向,上市容易,退出方便。

按照辩证法里的“重点论”,在处理矛盾时,要重点抓住主要矛盾,解决主要矛盾,在处理某一矛盾时,要重点把握矛盾的主要方面;不能等量齐观,否则就会胡子眉毛一把抓,无重点无主次,犯均衡论的错误。

来自“重点论”的指导,让他在2005年初涉新能源行业时,就受益匪浅。江苏东台的滩涂地上,扑面而来的大风,让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准备在风力发电上大展拳脚的人们欣喜不已,但为上多大规模,发生争执。在花大力气吃透发改委文件的相关精神后,阚治东选择了和生产兆瓦级风机设备的大连重工起重集团合作。“你可以看到,同时起步,但选择的是几十万千瓦级别发电设备的项目,已经快6年了,还是没有明显的产出”。

求同存异。做PE,也会引来误解。只投“差一步”项目的做法,往往会引来当地政府有意无意的拒绝,因为觉得是在等着“摘桃子”。至于本身盈利模式和前景都非常看好的项目,也不愿意PE以很低的价格介入。

如何化解?辩证法同样给出指引。同一性和斗争性是矛盾的两种基本属性,矛盾双方既相互依存,相互联系,共处于一个统一体中;又相互排斥、相互限制。

“以矛盾论为指导,我们尽量求大同,存小异,既充分考虑被投资方的诉求,又注意保护PE人的利益,力求实现双赢甚至多赢。”老阚的话中,透出几分高瞻远瞩。

理论和实际相结合。PE的概念源于国外,但来到中国,同样存在消化吸收的必要。有这样的例子,喝惯牛奶、吃惯面包的海归PE人,在考察每一个项目时,都要求对方要十全十美。“看不起土包子,但土包子做成功的例子太多了。”阚治东笑言。

“28个半布尔什维克”的例子,被阚治东用来证明自己的观点。1929年夏,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十天大会”上,诞生了后被称为“28个半布尔什维克”的一群人,但他们以留学苏联掌握纯正的“马列主义”为资本,激烈批评甚至藐视国内的革命实践,其脱离实际的观念和行为,使中国革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务实而不教条,不求全责备,才能发现好项目。”阚治东总结。

  阚治东看好的项目

辩证法,成为老阚日常工作、生活的实用指南。对于“全民PE”,他亦用“一分为二”的理论来加以分析:第一、不是坏事;第二、要冷静看待。PE是需要门槛的,“全民PE”,并非是要“全民搞PE”,而应该是“全民关注PE”。

对于行业,亦是如此。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热门行业和冷门行业。在大家把眼光都盯着新能源的时候,传统的制造业里,同样有金矿。

他透露,目前就在关注以下两个项目(行业)。

潜水泵。王家岭矿难事件,让阚治东看到了其中的含金量。不需要建地面泵站、投入小、应用广泛的优势,让阚治东对其青睐有加。

民爆行业。了解工信部下发的《民爆行业技术进步指导意见》后,阚治东直觉里面有戏。“深入落实科学发展观,推动民爆行业安全发展、清洁发展、节约发展”的指导原则下,民爆行业必将引发一轮洗牌,其中蕴含的机会,可多加留意。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