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鹏智能靠帐篷走出国门,可为何不披露四处海外仓情况?

时间:2023-09-06 17:06 栏目:IPO专栏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940 次

​目前,山东泰鹏智能家居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泰鹏智能;证券代码:873132.NQ)正在申请北交所上市。我们发现,公司以境外收入为主,但受终端需求下降的影响,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而且,公司始终未披露其建设并运营四处海外仓储中心的重大信息。此外,第一大供应商与公司同一控制下关联方地址相邻,多家主要供应商成立不久即合作,几乎全部收入来自泰鹏智能。

来源:摄图网

2022年起营业收入持续下滑

泰鹏智能成立于2002年,2018年12月起在新三板挂牌,控股股东为山东泰鹏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鹏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刘建三、范明、李雪梅、王绪华、王健、孙远奇、韩帮银、石峰。公司主要从事庭院帐篷等户外休闲家具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硬顶帐篷、软顶帐篷和PC顶帐篷。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泰鹏智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689.12万元、47229.86万元、40848.52万元,实现归属净利润1851.49万元、2664.75万元、4409.47万元。

据招股书披露,泰鹏智能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具有成熟的研发体系、生产体系和销售体系,2021年被认定为山东省高端品牌培育企业,2023年被认定为山东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公司深耕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国际市场,产品进入了世界五百强企业劳氏(Lowe’s)、沃尔玛(Walmart)、家得宝(Home Depot)等大型零售商,致力于满足客户对产品的外观和功能需求。

泰鹏智能是典型的外贸企业。2020年至2022年,泰鹏智能的外销收入分别为27114.21万元、46006.47万元、39744.6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89%、98.08%、97.86%。而且,公司产品主要出口美国,报告期内,来自美国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8.98%、53.34%、61.44%。

从报告期数据来看,2022年起,泰鹏智能的营业收入便出现下滑,较2021年减少13.51%。报告期后,即2023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706.86万元,较2022年同期又下降28.66%。据报道,2020年下半年起,国外对于帐篷、遮阳棚等产品的需求倍增,国内企业也在此背景下扩大产能以满足沃尔玛等商超的订单需求。然而2022年起,国外客户订单减少,2022年帐篷出口金额的增长实际上主要来自2021年订单,2022年订单减少将反映在2023年出口数据上。泰鹏智能的收入变动趋势与这一行业背景相吻合。

依赖外销OEM,却未披露4处海外仓情况

据招股书披露,泰鹏智能主要采用OEM模式与下游商超合作,对于境外销售,公司主要采用FOB模式,在该模式下,公司以产品完成报关出口离岸作为收入确认时点。2020年至2022年,公司FOB模式下形成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2421.83万元、40835.80万元、36239.55万元,占外销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70%、88.76%、91.18%。

值得一提的是,泰鹏智能的中介机构对公司与境外客户的交易执行函证程序,各期回函确认比例分别为32.15%、38.74%、19.21%,回函比例较低,前五大客户中的劳氏、家得宝和必乐透未回函。泰鹏智能称,上述客户出于自身内控或法务要求,未予以回函。

同时,招股书披露称,泰鹏智能未在境外拥有资产,不存在境外生产经营的情况。然而,肥城市政府披露的信息似乎否定了泰鹏智能的说法。

据肥城市政府披露,由泰鹏智能家居公司建设的美国威尔克斯伯勒海外仓、美国穆尔斯维尔海外仓、加拿大布谢维尔海外仓和德国古腾堡海外仓,目前运营正常、效果明显,2020年共带动外贸出口2300万美元,其中美国海外仓带动出口1200万美元,加拿大海外仓带动出口500万美元,德国海外仓带动出口600万美元。

根据上述信息可知,泰鹏智能在美国、加拿大和德国建设并运营4处海外仓,但泰鹏智能在招股书、问询回复等申请文件中始终未披露海外仓相关的信息。一方面,海外仓属于泰鹏智能的境外资产,应予以充分披露,另一方面,如果泰鹏智能将产品发货至其海外仓,再通过海外仓实现销售,那么就不能以装船作为风险转移和收入确认的时点,这将直接影响到外销收入的真实性和收入确认的合规性。因此,海外仓属于应当披露的重大事项。

以客户劳氏为例,2020年至2022年,劳氏始终位列泰鹏智能第一大客户,对应销售收入分别为10996.71万元、15628.79万元、19300.76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48%、33.32%、47.52%。检索发现,劳氏家居器材店的地址位于美国威尔克斯伯勒,通过前文可知,泰鹏智能的1处海外仓也位于这里。因此,泰鹏智能出口产品的实际流向和收货信息值得关注。对于申请文件为何不披露建设运营海外仓的重大信息,泰鹏智能也应当提供一个合理解释。

第一大供应商与关联方紧密相邻

除了外销收入,供应端也同样“诡异”。2020年至2022年,山东同立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立金属)及其关联企业肥城市立兴机械加工中心(以下简称:立兴机械)分别为泰鹏智能的第二大、第一大、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1737.37万元、3631.74万元、3163.78万元。招股书称,公司与上述供应商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

工商信息显示,立兴机械的地址位于山东省泰安市肥城市新城街道办事处工业三路3X2号,与同立金属2023年以前的地址相同。而泰鹏智能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山东安琪尔生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琪尔)的地址位于山东省泰安市肥城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业三路3X3号。同立金属、立兴机械与安琪尔的地址紧密相邻。

立兴机械成立于2016年2月,实缴资本2万元,2016年开始与泰鹏智能合作,且当年便进入前五大供应商,同立金属于2021年9月成立,2022年起承接立兴机械与泰鹏智能的合作。问询回复显示,2020年和2021年,立兴机械分别实现销售收入1739.75万元和3683.67万元,其中来自泰鹏智能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737.37万元、3631.74万元,也就是说立兴机械几乎全部收入都来自泰鹏智能。

此类情况在泰鹏智能的供应商中不少见。在前五大供应商中,聊城银宏源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淄博尚诚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肥城易凝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凝机电)也均在成立当年或次年便与泰鹏智能合作,且收入几乎全部来自泰鹏智能。以易凝机电为例,问询回复显示,2022年,易凝机电实现销售收入1087.18万元,其中来自泰鹏智能的收入为1086.73万元,占比99.96%。

关联方曾冲刺主板IPO,却遭证监会警示

山东泰鹏环保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鹏环保)是泰鹏智能控股股东泰鹏集团控制的企业,主要从事非织造布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聚丙烯纺粘非织造布、涤纶针刺非织造布、聚丙烯熔喷非织造布等。虽然涤纶布是泰鹏智能的主要原料之一,但泰鹏智能称其与泰鹏环保之间不存在产业链上下游关系。

泰鹏环保曾在2021年申请深市主板IPO,不巧被抽中现场检查。2022年4月,证监会对泰鹏环保出具警示函,泰鹏环保在IPO过程中,存在与控股股东泰鹏集团人员混同、存货内控管理缺失、研发费用核算不合规、第三方回款与现金交易不完整、财务核算基础薄弱等问题。或许是由于现场检查发现了一些问题,泰鹏环保终止了主板IPO。

2022年7月,证监局又对泰鹏环保IPO中的注册会计师吴某、王某某、刘某某采取监管谈话措施,其在泰鹏环保IPO审计项目中,存在风险识别和评估程序不到位、研发费用实质性程序不到位、未对函证保持应有控制、审计工作底稿错漏等问题。有意思的是,上述三人也是泰鹏智能本次申请北交所上市的注册会计师。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