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热词让民意的子弹飞

时间:2014-04-16 16:24 栏目:生活 编辑:投资有道 点击: 2,509 次

作者:李明洁    来源:投资有道11年2月刊

  这些民意的热词子弹射向的是在经济发展和政治改革中出现的大是大非,以流行语为代表的民间语文已经成为富有中国特色的极具深意的文化景观。

2010年底,姜文终于不再是个传说,他劫了一辆马拉火车,啐了句“让子弹飞”!迷恋哥的顿时感觉很爽。不谈电影,就说这纯爷们的调调,就很“伟哥”,很给力!

2010,热词让民意的子弹飞
要论2010年度最流行词汇,恐怕非“给力”莫属。

  这是一个象征。公共的话语空间,腻味了十几年的“谁的眼泪在飞”开始发馊,“非诚勿扰”一而再地装嫩就有些“很傻很天真”了,被“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贾君鹏”们更是冒出了被忽悠的傻气……新世纪的第十个年头,民众似乎集体进补了不少雄性的荷尔蒙,像鬼马的姜哥一样亦庄亦谐地开“腔”了:让热词穿膛,让民意的子弹横飞!

当下中国,民间语文生鲜闹猛。人民群众在改装母语中焕发出无穷智慧,批判现实主义“坐家”(坐在家里在电脑前码字的人)更是批量化地横空出世,这些被社科院《社会蓝皮书》称之为“新意见群体”的隐形人在互联网的掩护下,装备着自制的民声的武器,前赴后继地奔向了民生的前线。

  热词涌动,笑话背后显辛辣

2011年1月6号,《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别让干群关系出现民意赤字》。此话经由中共中央机关报评论部说出,绝不可能是“危言耸听”。“民意赤字”之说惊现于新年,那么旧的一年里究竟是什么把民意染红?民意的子弹都飞向了何方?

2010年,政绩工程的推土机带血而行。《南都周刊》2010年初刊发“拆迁”专题,2010年底再发《带血的拆迁》,

“一个房子引发的血案”成为民间茶馆里不换的“杯具”(悲剧)。平头百姓的自焚抗拆阻止不了暴力拆迁;“县委书记”拍案惊奇,“我们不拆迁,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偌大的China(中国),真的都被“拆了”。拆迁绝对是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概念,百姓说“没的拆了”、“没定拆哪儿呐”,可谓带血的翻译。

同样喋血的是富士康的连跳案。一个一个年轻的生命从全球500强的高楼上坠落。2010年骂街和诅咒就有了新说法,“男的去富士康,女的去山木”。在向“钱”飞奔的路上,“富士康,飞一般的感觉”。路人寒暄要问“今天你跳了吗?”,难道真是“大家跳才是真的跳”?

去年10月,河北大学两位女大学生一死一伤,拉开了2010年“拼爹”的时代。原以为但凡“拼”,都得亲自上阵,“拼刺刀”要肉搏,“拼死”要胆大;没料到2010年流行的却是“拼爹”,先有肇事者的豪言“我爸是李刚”,后有效仿者的壮语“我叔是金国友”。艺术家艾未未有个著名的爹,就是70多年前写出“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的诗人艾青,对“名爹”很有感觉,可他在微薄恐怕是笑出了眼泪:“撞人不用慌,我爸是李刚;牛逼到处装,全家都李刚。各童鞋(同学),俺这首诗能得鲁迅文学奖吗”?得了鲁迅文学奖的“羊羔体”拼的倒不是爹,却还是官,如今这叫“雅贿”。2010年不能不谈论爹:官二代、富二代、穷二代、文二代(作家子女)、星二代(明星子女)、农二代(农民工子女)、独二代(第二代独生子女)……百姓“恨爹不成刚”,感喟“不是每一个爹都可以叫李刚的”。

2010,热词让民意的子弹飞
“蒜你狠”、“豆你玩”反映了2010年与民生关系最大的通胀之痛。

  “涨”就一个字,穿了马甲的“涨”慢刀割肉,但血还是要流出来的:“蒜你很、豆你玩、姜你军、苹什么、油他去、糖高宗、煤超疯、绵里藏针、就茶你”,民生成本的疯狂飞涨在民众仿拟的修辞用法里,快速地消耗着改革开放的存量资本。

也许人们会说这些嘴上的子弹“不给力”啊,这实在是因为中国目前特殊的政治意识形态,多少有些诡谲而怪,部分人大代表和正规媒体不能表达民意,以致人们集结于网络,含沙射影,意犹未尽——“你懂的”,这一心有灵犀的提示语像密电码一样地流行,与2010年敏感事件、敏感人物、敏感语词层出不穷的中国互联网语境互为因果……你懂的!

一说“你懂的”,多半是遇着“不给力”的了。“给力”据说来自于日本动漫,但绝对是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黎民百姓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患有严重的“肌无力症”,“给力”生逢其时,道出了人民群众求助的呼声。2009年总书记说“不折腾”,西方媒体见着这么中国特色的字眼只能直译“bu zheteng”;2010年老百姓盼着多“给力”,这次却主动为老外们准备了传神的译法,英文叫gelivable,法语叫très guélile。老外们看到这样的词儿估计还是会变成丈二和尚,在公共服务缺失、社会两极分化的当下,中国人民的“无助感”非身临其境,绝对是难以翻译、难以体会的。

  热词改变中国

在这个“你懂的”“不给力”的2010年,民间语文的闹猛反衬着所谓的知识分子的“万马齐喑”。主流媒体上的文艺作品用小资、华丽、放荡、恶搞以及最重要的沉默包裹着懦弱,连老外都看不过去了,德国汉学家顾彬2010年有句名言:“作为中产阶级的一员,他们不再存活于百姓之间,不能,也不愿意,去探讨社会问题”。学院体制里的知识分子变成了“知道分子”和“姿势分子”,四处赶场子做着吹鼓手,还自诩为启蒙的精神领袖。大学继续扩招,研究生教育成为“就业蓄水池”,硕士博士俨然已是“知识农民工”,“唐骏”大哥更是领着众生“团购文凭”,还叉腰吆喝“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你懂的,“知识改变命运”已然很庸俗,人们终于明白,“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校友”。

2010年的老百姓,不仅仅因为360软件,而且要在365天生活的硬件里,每天都“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排除万难的民众,从各自的碉堡里射出词语的子弹;或者仅仅“织围脖”(写微型博客)、“围观”“围观”,相信“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南方周末》报道标题)。人们在传输子弹的过程中,积聚了震慑的力量。用流行语揭露乃至消灭着社会的丑恶现象,在现实中也掀翻了大批不大不小的权贵官僚。番禺垃圾焚烧、上海胶州路献花,已经成为了民众“围观”的经典事件。

每一个流行语在人们之间的传递包含着观念和态度的流传和影响。不论传递者是彼此认同还是相互诋毁,都不能否定这些语录和词语及其中的价值观被关注、被知会和被传播了的事实。这些可谓是民意的真枪实弹(至少是糖衣炮弹),它们射向的是在经济发展和政治改革中出现的大是大非。人们当然看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进步,但是过快的发展也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导致社会矛盾激化,冲突加剧,仇官、仇富心理严重。流行语便成为民众泄愤的子弹,冲锋在前。以流行语为代表的民间语文已经不仅是大众澎湃的话语潮流,更是富有中国特色的极具深意的文化景观。

民意不可违。当然,民意也未必永远都是真善美的。2010年,“凤姐”的自信、“犀利哥”的传奇、“小月月”的彪悍令所有人都感慨:“神马都是浮云”。胆子大的还可以听听下载率独领风骚的“神曲”之《爱情买卖》,那可真是相当的风骚!

当红哲学工作者赵汀阳2010年有本书很热销,题目叫《每个人的政治》,是说民主不是价值,而是一种公共选择策略。集权倚强凌弱,是坏的;民主以众暴寡,甚至导致暴民乱政,是“其次坏的”,而不是“最不坏的”制度。此言极是!所以,当2010年的热词让民意的子弹飞来时,要有大将风度,“不畏浮云遮障眼”,学学姜文哥哥“最不坏的”的“范儿”:“别急,让子弹飞一会儿”。

(李明洁,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博士,上海市语文学会理事,主要从事社会语言学和语言哲学的研究。E-mail:mjli@zhwx.ecnu.edu.cn)

声明: (本文为投资有道签约作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否则视为侵权,本刊将追究法律责任)

读者排行